这是未来的趋势

循环经济的目标是:通过资源的有效利用,减少以消耗自然资源以及生态资源为代价的经济增长。循环经济不仅推动了资源、部件及产品的再利用,也推进着全新的商业模式。在循环经济体系中,资源的有效利用将节省成本、发展现有市场,同时开发新市场,实现更有价值的创新。

无论你触动了自然中的任何事物,你都会发现它对整个世界产生的蝴蝶效应。"

 

John Muir (1838-1914)

苏格兰博物学家和保护主义者

这句话由已故的苏格兰博物学家 John Muir 撰写,它阐释了一种相互联系的再生景观。在这一景观里生成的每一种材料,都是其他事物的原材料。它恰如其分地描述了正在迅速引领商业世界的新经济模式:循环经济。
循环经济的工作方式,是使原材料和产品在生产循环中停留的时间尽可能地拉长。其目标是减少工业系统的垃圾排放量,同时减少经济对于有限资源储量开采的依赖性。循环经济不仅能够让企业获得新的价值来源,还有助于建立能够实现长期可持续繁荣的弹性市场和供应链。
此经济原理以丰富的研究作为支撑——在世界经济论坛上,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和 McKinsey 提出,向循环经济的转型将为全球经济带来 1 万亿美元的商机。因此,这是企业和消费者从传统的线性经济(资源 - 产品 - 废弃物)向循环经济模式转变的大好时机。
废物及资源行动项目的研究显示,循环经济将使整个欧盟地区的的贸易差额增加900亿英镑,并在资源回收利用领域为160000人创造就业机会。”

循环商业模式旨在实现资源弹性,因为这些模式涉及旧产品的物理重新分布或再利用,以满足新的需求。再利用或再制造不仅可以保留原始材料的价值,而且相较于传统制造或回收,还能减少能源和水的使用。
iPhone 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一部再利用的 iPhone 大约可保留其 48% 的原始价值,而作为可回收组件保留的价值仅为原始价值的 0.24%。其他商品可能没有如此出色的回报,但其再利用价值仍然很高。再利用一吨纺织品可保留 9.6% 的原始价值,而回收仅可保留 0.4% 的原始价值。汽车再利用可保留 5.3% 的原始价值,而回收部件仅可保留 1.5% 的原始价值。
循环经济将提高产业竞争力,并在国内外创造就业机会。它将提高资源生产率,并降低对未使用的原材料的长期依赖。废物和资源行动计划进行的研究显示,循环经济将整个欧盟地区的贸易差额增加了 900 亿英镑,并在物资回收行业为 160,000 人创造了就业机会。
向循环经济转型也会让消费者受益。增值业务模式的建立将改变我们与所购物品和服务的交互方式。提供产品的使用权而非产品所有权将带来更经济实惠的可持续消费,有助于提高品牌信誉和客户忠诚度。那些深入了解资源利用并敢于创新的公司已经开启了这一旅程。

循环设计

设计在循环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企业必须与设计人员一起,为产品和服务做基于生命周期的全新设计概要。这很可能需要与关键的利益相关群体(例如,材料专家、化工科学家、制造商和回收商)进行更广泛的协作。Great Recovery Project 提出了能够在循环经济下工作的四种设计模型:它们分别:针对长使用寿命而设计;针对租赁/服务而设计;针对制造中的再利用而设计;针对材料回收而设计。
支撑这些设计模型的资源流系统也需要重新设计,并且最好同时进行。如果回收这些组件的机制不到位,设计可拆卸产品就失去了所有意义。这不仅需要新的政府政策和市场杠杆来鼓励可减少废弃物的设计,还需要提高整个供应链的透明度,以便有效跟踪和回收报废产品。下面三个例子将进一步介绍设计如何实现更可持续的消费。

“摇篮到摇篮”座椅

办公家具制造商 Orangebox 的设计理念是利用更少的材料,打造易于拆卸和回收的耐用产品,进行再制造。其主打产品是 ARA,这是一种遵守“摇篮到摇篮”原则的办公座椅,能够有效创建闭环产品周期。
几乎所有 (98%) 用于制造 ARA 的材料都是可回收的。根据“摇篮到摇篮”原则,必须评估每种原材料的化学成分,以确保在材料使用寿命终结时,可回到生产循环中,用于制造新的高档产品。此外,这些原料不得包含释放到空气中会危害人体健康的有毒物质。
为了最大程度实现此座椅和其他产品中所用材料的价值,Orangebox 在威尔士南部的制造现场设立了回收设施,为客户提供回收服务。用过的产品由公司自己的送货车队收集 – 如果无法再利用或翻新,公司会拆卸这些产品并将材料进行回收。

面料的选择性拆分

Wear2 是一种纺织工艺技术,允许在服装使用寿命终结时对其进行选择性拆分。制造商可通过该技术在设计阶段指定将来要分离出来的服装部位,例如拉链、标签、纽扣、徽标或品牌。这意味着可以从工作服或制服上拆除此类物品,以便再利用或转售这些服装。
C-Tech Innovation、利兹大学、皇家邮政集团和纺织品回收商 Oxfam Waste Save 等组成的财团与 Technology Strategy Board 联合投资开发了这项技术。它的工作原理是:利用一种与传统纱线具有相同作用的材料,但该材料暴露于微波辐射下时会失去抗拉强度。如此一来,这种材料便易于拆卸,并且不会在衣服上留下任何痕迹。
据 Wear2 背后的开发人员称,过去由于缺乏有效的拆分技术和设计协议来处理使用寿命终结的服装,讲求盈利和可持续性的服装运营受到了阻碍。他们声称,该技术可处理每年填埋的大量服装,从而为纺织品行业开辟新的收入来源。
几乎所有 (98%) 用于制造 ARA 的材料都是可回收的”

打造自己的智能手机

Phonebloks 是一种类似于乐高积木的智能手机概念,允许用户在模块化移动平台中更换或升级零部件,而不是置换或丢弃手机。这意味着可通过预制部件对手机进行定制或个性化(使用可拆卸块),延长手机的整体使用寿命。每个部件与设备底座相连接,便于互换。这一想法是,随着技术的发展,手机也不断发展。
据 Phonebloks 发明者 Dave Hakkens 称,智能手机通常因为某一零部件(例如电池、屏幕、摄像头或速度处理器)发生故障或不再合适而被丢弃。因此,更换或升级单一部件可提供更持久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当用户能够选择所需零部件的类型和品牌,甚至可以自己设计时。该系统构建于开放的平台上,允许设计人员、研究人员、开发人员、投资者和品牌共同创造。
Phonebloks 目前已与 Motorola(该公司也参与了自己的模块化智能手机研究)联手进一步发展这一理念,预计将很快推出第一个原型。
Phonebloks 是一种类似于乐高积木的智能手机概念,允许用户在模块化移动平台中更换或升级零部件。”

再利用

就技术而言,再利用或升级回收是一个回收过程,在此过程中,废物将转化为具有更高质量和更多环保价值的新材料或产品。升级回收更多地被视为一种再利用选择,因为它通常不会分解原始材料化合物,这不同于传统回收(降级回收)。由于该技术越来越关注材料优化,因而得到了循环经济运动的青睐。下面三个例子将介绍如何在传统废物流中创造新的价值,将废物转化为适合其他应用的智能材料。

时尚的消防水带

 

时尚品牌 Elvis & Kresse 已建立回收工业废弃物(例如废弃的消防水带、拍卖横幅和军用降落伞绸),将其升级回收为奢华配饰(例如皮带、皮包和钱包)的商业模式。该公司与消防队等机构以及制造商、零售商一起收集他们的废物,由于原材料的来源是免费的,作为回报,公司将其 50% 的利润捐献给慈善事业。

 

就技术而言,再利用或升级回收是一个回收过程,在此过程中废物将转化为具有更高质量和更多环保价值的新材料或产品。

 

大多数材料在准备手工制作成新产品之前都会洗净。例如,打磨消防水带,使其露出具有尼龙芯的深红色橡胶,然后进行裁剪、铆接并将其缝合为安全带。Elvis & Kresse 决心为当前没有回收的利基材料找到用途,自 2007 年起,它已从垃圾填埋场转移了大约 250 吨工业废料。

 

公司目前计划扩大业务并进入家居用品等新市场。通过将升级回收过程中的边角料融入新产品中,该公司还致力于进一步减少废弃物。

基于番茄的汽车部件

 

福特和亨氏正在研究将废弃番茄皮用作汽车部件的新型复合材料基材。福特的研究人员正在测试番茄纤维的耐久性,看看它能否作为一种生物材料用于汽车布线支架和储物格。

 

亨氏一直在寻找新方法,来升级、回收和再利用每年生产番茄酱品牌所用的 200 万吨番茄所留下的番茄皮、茎和籽。与福特的协作可以为亨氏解决这一长期存在的问题。虽然研究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技术转换的过程已经得到验证。

 

福特采用颇为广泛的举措来开发可持续的轻量级植物基塑料复合材料,以减少生产过程中所用的石油化工产品,而此实验便是其中的一部分。其生物基材料产品组合目前包括稻壳制电罩支架、大豆制泡沫座垫和纤维素增强型控制台组件。

从渔网到地面材料

 

伦敦动物学会、Project Seahorse 海洋保护基金会、纱线生产商 Aquafil 以及地毯制造商 Interface 之间的合作计划 Net-Works 致力于将废弃渔网变为地毯。这一举措不仅可减少海洋垃圾,还可为一些世界上最贫困沿海社区的渔民提供新的收入来源。

 

渔网采用尼龙制成,因此是生产地毯纱线的理想材料。通过回收利用此废物流,Interface 敏锐地觉察到了建立闭循环(包容性商业模式)的机会。Interface 与其纱线供应商 Aquafil 共同制定了升级回收流程,来收集废弃尼龙(不仅来自渔网,也来自旧地毯绒和工业下脚料),将其重新用作与原生纤维具有相同质量和性能的 100% 回收尼龙纤维。

 

Net-Works 计划于 2012 年在菲律宾 Danajon 银行附近的四个渔民社区展开试点。第一个月,我们收集了一吨渔网进行再加工。自那时起,更多当地社区参与了进来,我们希望将其进一步扩展到其他地区(如印度和西非)。

 

循环经济侧重于通过更好的协作消费形式共享物理资源,客户为产品的使用权而非所有权付费。公司将通过租赁或存取安排来销售其产品的使用权,这让他们能够在整个生命周期内保留这些物品的所有权,从而通过维护、维修和再利用扩展其性能。

共享

一些基于服务的产品很可能比基于其他形式的产品所带来的益处更大。最近的 Guardian 调查发现,大多数企业所有者 (66%) 认为,技术硬件/设备以“产品-服务”模式提供的价值最大,其次是电子和电气设备 (56%) 以及汽车、轮胎和零部件 (51%)。有趣的是,这三种产品类别也被消费者挑选为他们最希望以服务形式获得的产品。
“产品-服务”模式可采取各种形式,但可能包括按使用付费、租赁或共享、租赁所有权以及共用/多路存取。下面的例子将说明传统产品如何改造为新型的服务。

销售光而非灯泡

飞利浦已将光作为一种服务进行销售 – 客户为流明(光输出单位)性能而不是灯泡或灯具的物理硬件付费。公司的“按流明付费”解决方案为全国学生联合会 (NUS) 和华盛顿都会区运输局 (WMATA) 等客户节省了巨大的能源。
伦敦的 NUS 办事处配备了飞利浦 LED 照明,采用统一费率支付方案进行租用。如果 NUS 超出其预期能源使用量,则可获得飞利浦返还的现金。此财政刺激可让飞利浦尽量提供最节能的服务,反过来,客户无需支付前期成本并可在固定期限(此案例中为 15 年)内保证固定价格合同。
飞利浦还开发了为 WMATA 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将 13,000 多件车库照明灯具转变为 LED 照明,这项举措每年可减少 68% 的能源消耗和 11,000 吨的 CO2 排放量。许多城市因顾虑到前期成本而未能切换到更高效的 LED。值得强调的是,此方案没有前期成本,因为它是以长达 10 年的性能维护合同为基础的。因此,它还将为 WMATA 节省 600,000 美元的维护成本。
飞利浦目前正考虑进一步发展其产品服务模式 ——如果扩大规模,这些方案将为全新的照明采购方法铺平道路。
最近的 Guardian 调查发现,大多数企业所有者认为技术硬件/设备以“产品-服务”模式提供的价值最大。”

您是否愿意租用牛仔裤

“牛仔裤租赁”是 Mud Jeans 引出的一个时尚概念,用户可租用牛仔裤一年时间。之后,他们可以选择留下牛仔裤、交换其他款式或将其还回去。租赁合同结束后,退回的牛仔裤将进行再加工,以使所有原材料和回收的纤维都能重新制造成新衣服。
公司的目标是基于使用而非拥有来打造循环时尚产业。在租赁期内,用户可享受免费的维修服务,如果他们最终选择留下牛仔裤,仍可在牛仔裤破损之后将其退回以供回收。Mud Jeans 目前正在回收一些材料来生产新的服装系列(如卫衣),它们也可通过“卫衣租赁”方案进行租用。
公司最近进行了一次实验,了解多少人愿意购买可持续服装。大约 800 人对 Mud Jeans 牛仔裤进行了出价(一些牛仔裤带有可持续标志和租赁合同,而另一些则没有),结果显示,与传统方式相比,人们愿意为可租赁方式多支付 12% 的费用。
公司的目标是基于使用而非拥有来打造循环时尚产业。” 

经济实惠的厨房租赁

瑞典零售业巨头 IKEA 正在考虑向客户租赁厨房并将其作为更广泛可持续发展运动的一部分,以关闭其供应链的原材料循环。该公司正在考虑租赁经济实惠的一体式厨房,客户可在厨房用品用旧或报废后退回产品以供再利用或回收。
IKEA 的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Steve Howard 公开表示,此类运动可为零售业内更智能的消耗开辟道路,而人们也会减少对产品所有权的依赖。公司已在法国举办“赋予家具第二次生命”活动,鼓励客户带回旧家具或不需要的家具,在店内进行转售。最初两个月的试点结果证明了这一活动是成功的,参与活动的 28 家店中仍有 24 家店在继续提供该服务。
瑞典零售业巨头 IKEA 正在考虑向客户租赁厨房并将其作为更广泛可持续发展运动的一部分,以关闭其供应链的原材料循环。”

消除障碍

传统经济向循环经济的过渡依然处于起步阶段。要实现循环经济,我们的整个操作系统必须是可循环的,这意味着要解决与监管、协作、管理、供应链动态、数据透明度以及文化观念相关的冲突问题。其中最显著的障碍是缺少产品退回方案以及再利用副产品的工业基础设施。据参与 Guardian 调查的企业反映,此问题被视为实现循环的主要绊脚石。
我们必须重整国内和国际回收系统,才能实现更精简的材料收集和再加工(这反过来又会为更高价值的再制造创造机会),同时还必须建立新的价值网络。这些价值网络基于智能反向物流和便捷的产品/材料资产管理构建而成,将有助于支持前面章节中重点介绍的这些替代商业模式。
企业缺乏足够的信心进行改变 – Guardian 调查中的受访者认为,缺少向循环经济过渡的知识是实现循环经济的第二大障碍。他们提出,企业在会计审计、金融建模、市场营销和价值创造等方面有着相当的担忧。
这些结果表明,我们十分需要让循环经济回归到基本业务的层面上,回归到组织的日常运营中。采取恰当的语言进行知识普及,这对于激励员工参与循环经济运动和购买循环产品至关重要。最近的调查证实了这一点。制造业向服务化转变的趋势(增值服务随产品一起提供)为该领域的循环经济教育开了一个好头。
Guardian 调查的另一个发现是,由于这些产品很可能溢价(至少短期内如此),许多企业认为客户对更多循环产品的需求尚未成熟。缺乏市场拉动是一个阻碍因素,公司必须围绕此议题制定品牌方案,吸引客户和消费者。
供应链中也存在巨大挑战(尤其是全球供应链),因此需要协调循环材料流并提升创新水平,以重新设计这些系统。由于单一公司对其直接供应商的影响力甚微——更不用说供应链的上游或下游了——因此,他们往往缺乏突破口去搜集合适的数据类型,与供应链方开启双赢对话。
随着创新需求的增加,公司越来越需要走出传统利益相关者的社区,拉拢更多非传统群体(例如广告创作者、系统思维倡导者和未来主义者)。
有助于实现循环恢复经济的最强大的支持工具之一是心态的转变 – 而这来自教育。”

下一步是什么?

心态的转变,是有助于实现循环经济的最强大支持工具之一 —— 而心态的转变,来自教育。反思我们的经济模式,不仅需要重组系统,还需要重新定义。例如,制造商和零售商不能再将自己视为纯粹的产品制造商和销售商,而应成为服务相关性能的协作商和提供商。
在更广泛的层面上,我们需要新的技能,尤其是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科方面的技能。加入循环经济的相关课程,对于实现循环经济至关重要 – 受人尊敬的智库(例如 The Aldersgate Group)正在呼吁教育改革,让学生掌握跨设计产品、技术、材料和能量流的“全系统”思维。
为了助力解决这一问题,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EMF) 在中学和大学开展了一系列教育计划。这一计划为老师和讲师提供工具包,鼓励他们以更交互的方式教授 STEM 和创造性科目。去年,布拉德福德大学与 EMF 和领先的企业共同设立了世界上首个循环经济硕士学位,反映了对更一致的学术框架的不断增长的需求。
另外,我们迫切需要在各国家和地区领导人之间进行国际合作,以此在国际范围内扩大循环经济运动。政府在协调各方努力的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确保政策干预扶持循环产品及其流程效率。同样重要的是确保任何区域特定政策的一致性(尤其是在远距离交易材料时),以此防止市场失灵。
积极的立法推动因素可能包括废物预防目标、生态设计和产业共生的刺激,以及国际循环产品/服务标准的制定。欧盟委员会的循环经济框架(相关立法中迄今为止最具进步性的一部分)提到了如何解决其中一些问题。
随着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对循环经济立法意愿的不断增加,苏格兰政府、丹麦商业局和比利时南部瓦隆地区的举措都值得密切关注。鉴于这三个地区希望增强自身实力并开拓新的市场循环,他们正与 EMF开展共同合作,引领国际最佳实践。

此内容由 Guardian Labs、Guardian News 和 Media 的商业内容部门制作,已征得飞利浦同意。

艺术摄影者 Mandy Ba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