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的真实故事

在说到心脏骤停 (SCA) 和自动体外除颤器 (AED) 时,人们很容易对除颤或 Quick Shock 等功能产生疑惑,可能会认为自动体外除颤器只是承载一系列电功能的载体,心脏只是独立于人体的一个器官。

 

但事实上心脏骤停不仅仅涉及心脏,而除颤器也不只是一个载体。它们的对象都是活生生的人。自动体外除颤器涉及是和你我一样人,每个人都可以救人或被救。

 

在本页中,我们会讲述一些因自动体外除颤器获救的真实故事。我们为那些使用除颤器救助他人的人点赞,也为那些获救的人感到庆幸。我们要记住,除颤器的真正意义是让人们在最需要的时候能够互相帮助。

联系我们
*
*
*
*
*
*
*
*
*
*
*
*
*

* 必填字段

了解有关自动体外除颤器的信息

为什么选择飞利浦

拯救生命的故事

 

快速反应让 Joe 重获生命

Joe Moscato 是飞利浦公司的一名技术文档工程师。他身体一直很健康,每天都会在公司的健身房运动两个小时。

 

发生心脏骤停 (SCA) 的时候,他刚刚做完运动。他发生了心电功能异常,需要马上恢复正常心率。

 

更多信息     

Julia:心肺复苏不足以救命

Julia Sims 是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博罗的一位居民。发病时,她刚从一场重感冒中恢复。她坐在床上,向丈夫保证自己会好起来,甚至坚持让丈夫按原计划去打高尔夫。

 

“我回身去把鞋放到橱柜里,”Julia 的丈夫 Jeff Sims 说道。当我再转过身来的时候,Julia 坐在床上,头低了下来。我走过去轻轻抬起她的头,这时才发现出事了。”

 

更多信息    观看视频

友人快速反应,Lindsay 逃出死神之手

有一年春天,在四月的一个早上,年仅 19 岁的 Lindsay Hayden 倒在了课堂上,当时她的心跳达到每分钟 220 次 -- 相当于正常人的两到三倍,

 

情况十分危急。

 

更多信息

泳池边小运动员险遭不测,救生员出手化险为夷

Matt McKenna 年龄 15 岁,是一名小运动员。发病时,他刚刚结束了紧张的长曲棍球夏令营,正在跳板上准备跳水。他的母亲 Wendy 觉察到他有些不对劲。

 

Matt 跪在地上,身体蜷缩着,头几乎贴到地面上。当 Wendy 跑到他身边摇晃他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反应了。由于缺氧,他的身体呈现蓝色。

 

更多信息

支持

 

查找用户手册、产品培训、保修等信息。

          查看产品支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