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把生活中看到的问题,用创新化成产品来解决,不仅可以改善家人,患者的生活,乃至可以提高整个人类的生活品质。”

William Lai

姓名:赖毅辉

职位:研发经理,中国数字创新中心

加入飞利浦的时间:2012年

飞利浦之前,我有过三家公司的工作经历。在飞利浦,我遇到的不确定性最多,但也获得了最令自己满意的提升。从之前在其他公司做实施软件,到在飞利浦医疗IT做售前支持,再到成为要全面把控售前、产品开发和售后的研发经理,正是抓住了那些不确定的机遇,我才有了意想不到的转型。

 

2012年的时候,飞利浦刚刚成立医疗IT部门,鉴于它能提供一些准机会,比如可以接触到售前,我就辞掉了海外的工作,来到上海。飞利浦目前正处于转型时期,这给员工提供了很多发现自己不同潜力的机遇。最初做售前支持,需要和客户谈需求,和研发沟通,制定方案,也需要和场地工程师一起实施和部署软件,产品成型后让客户去购买等等。我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不同领域的客户,接触到需求分析和开发设计等等,所以逐渐掌握了产品的组织策划和项目管理。后来恰逢医疗IT部门在拆散或重组,我得到了转型的机会,承担起研发经理的职责。

 

争人先 ,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我们团队一般负责和售前或者其他团队合作研发产品。我们会对他们手中的客户想定制的产品需求进行梳理,找出通用和可以开发的功能需求,然后和客户、医疗机构、协会组织合作开发产品。

 

CDR临床数据仓库项目是我们和美国心脏病学会(ACC),中国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CSC)以及国内外临床医师沟通后研发的产品。因为我们发现医院虽然有很多临床数据,但是并没有很有效地使用起来。因此我们决定研发CDR系统,通过和院内外IT系统的对接和集成,将数据串联起来,建立了一个统一的数据库,整合国内医疗行业数据。这个数据平台可以帮助医院做科研,数据分析和不同系统的临床数据整合。并且不断延伸到其他科室例如肿瘤和脑卒中疾病,同时把数据进行规整和可视化处理,让用户做深层的数据研究和应用。

 

在医疗行业里,一但研究形成标准时,就不可避免地发现有竞争对手在做一样的东西。飞利浦中国在医疗IT事业已经延伸到全球,就是源于它在不断的制定新的元素让竞争对手追赶不到。比方在AI还没火的那几年,我们就已经开始做数据分析了,现在已有其他厂商在做我们三年前发布的产品,但其实我们却早已添加了新的模块,新的版本已经拥有更前沿的功能,这驱使我们不断地挑战自己,提升技术和发掘更好的价值,来满足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

 

解决身边的小问题,改善全球的大生活

 

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意味着生活和工作往往联系很紧密,我经常会把在医院看到的现象融入到产品里。举例说CDR的研发初期,就是偶然在医院看到医生和科研人员使用Excel统计数据和整理报表,当时脑袋里就觉得为什么他们需要这么辛苦反复的重复着这些枯燥繁琐的步骤,我们作为IT研发者是不是可以让这些工作通过自动化手段来简化流程,做成工具让用户使用数据,这样医生就可以腾出手来做更重要的事情,而这个就是CDR的数据集成和查询模块的概念来源。

 

飞利浦的企业愿景是改变全球人的生活,所以很多产品和客户、科学家都联系紧密,以达到真正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的目的。当你把生活中看到的问题,用创新化成产品来解决,不仅可以改善家人,患者的生活,乃至可以提高整个人类的生活品质。

 

那些不确定的,也是工作中最有趣的

 

对我来讲,工作里最有意思的部分就是那些不确定性,比如新的东西,新的方向,国家新的政策。有些未知的挑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消化或者减少,但大部门问题还是需要靠团队的互相信任和协作才能解决,当然也有一些事情需要公司层面来权衡。站在不同的立场,如何找到方向去解决这些不确定的问题,如何让团队成员去执行,这是很吸引我的部分。这除了需要勇气和毅力,还需要坚韧的精神。解锁这些未知的,不确定的挑战,成为了我工作的驱动力。

飞利浦软件工程师团队

关爱编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