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小组让Joe重获生命

快速反应让Joe重获生命

Joe Moscato 是飞利浦公司的一名技术文档工程师。他身体一直很健康,每天都会在公司的健身房运动两个小时。

 

发生心脏骤停 (SCA) 的时候,他刚刚做完运动。他发生了心电功能异常,需要马上恢复正常心率。

 

发现他的人呼叫了飞利浦急救小组 (ERT)。

 

急救人员迅速到场

 

“我当时正在参加一个产品研发会议,我收到呼叫,通知我有同事发生紧急情况。”Kate 回忆说。Catherine Rochford 拥有注册护士资格,是飞利浦公司的临床研究专家兼急救小组成员。“我看到患者在另一座楼,所以我马上跑向现场。”

 

”当 Kate 到那里时,她看到 Joe 躺在地上。“当我靠近他时,我看到他皮肤呈现蓝色,意识丧失,无呼吸。我们马上开始对他进行心肺复苏,几秒钟后,另一名小组成员带着飞利浦 HeartStart 自动体外除颤器到达现场。我们快速把除颤器的电极贴放到患者胸部,除颤器进入分析模式,随后指示“建议电击”。

 

急救小组对 Joe 实施电击,让他恢复了脉搏。“患者虽然仍没有反应,但是他的心脏恢复跳动,并开始自主呼吸,”急救小组呼叫了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

 

挽救生命,ERT 项目功不可没

 

醒过后,Joe 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感到十分惊讶。

 

“当心脏病专家告诉我,在我的一条动脉中发生斑块破裂,导致我发生心脏骤停时,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得这种病。他还说,我是为数不多的能活下来而且心脏和大脑都没有受损的幸运者之一。那时我才意识到,那天有飞利浦急救小组和自动体外除颤器在我身边,我有多么幸运。”

 

Kate 也有同感。“Joe 的身体很好,看上去绝对不像有心脏问题的样子。他的例子证明了,心脏骤停随时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自动体外除颤器可以挽救这些生命,而急救小组项目也是功不可没的。”

 

那天下午,Seth Bilazarian 博士(马萨诸塞州黑弗里尔 Pentucket 医疗中心临床及介入心脏病专家,美国心脏病学学会会员,医学博士)在急诊室见到了 Joe。“他之所以能恢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立即进行了除颤。这是他和大部分心脏骤停患者的不同之处。

 

Joe 和挽救了他生命的自动体外除颤器合影。
“他之所以能恢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立即进行了除颤。这是他和大部分心脏骤停患者的不同之处。

~Seth Bilazarian,医学博士

临床及介入心脏病专家,美国心脏病学学会会员

马萨诸塞州黑弗里尔 Pentucket 医疗中心

“Joe 的身体很好,看上去绝对不像有心脏问题的样子。他的例子证明了,心脏骤停随时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自动体外除颤器可以挽救这些生命,而急救小组项目也是功不可没的。”

~ Catherine Rochford,注册护士

飞利浦安多弗急救小组

“我是为数不多的能活下来而且心脏和大脑都没有受损的幸运者之一。”

~ Joe Moscato

飞利浦技术文档工程师

更多精彩故事

 

友人快速反应,Lindsay 逃出死神之手

 

泳池边小运动员险遭不测,救生员出手化险为夷

 

Julia:心肺复苏不足以救命